• Home
  • 馬達加斯加志工

馬達加斯加志工

IVHQ-MRCI Volunteer in Nosy Komba (Madagascar), 201907

文 / 陳又嘉

在距離台灣將近一萬公里的地方,一個似乎只有在電影裡才看過的國家,我第一次在入境時因為此趟旅行的目的和身份而受到比較好的對待和尊重。



今年七月我和朋友一起報名 IVHQ(International Volunteer HQ)的志工團隊,並選擇位於馬達加斯加共和國(Republic of Madagascar)西北方的一個小島-- Nosy Komba 進行森林保育項目(forest conservation program)的服務,位於當地的單位是隸屬於 MRCI(Madagascar Research & Conservation Institute)。


在開始我們的服務之前,我們兩人先在首都安塔那那利佛(Antananarivo) 以及第三大城穆隆達瓦(Morondava)觀光旅遊了幾天。位於南半球世界第四大島的馬達加斯加,此時正是他們的冬季,同時也是乾季,除了早晚溫差很大之外,氣候舒適且宜人,安塔那那利佛和穆隆達瓦白天的氣溫都主要落在 15 至 25 度,至於較北邊靠近赤道的諾希貝島(Nosy be)和 Nosy Komba 則是大約 25 至 30 度。



我們花了一整天一共轉了三次飛機(先從台灣飛曼谷,再從曼谷飛奈洛比,最後從肯亞飛安塔那那利佛)終於抵達目的地,第一件需要適應的事情是學會接受眾人不間斷且不避諱的赤裸裸的目光以及來自泰文或是日文的問候。身為當地唯二的亞洲面孔,我們就像是大明星一樣,走到哪裡都是眾人的焦點 (甚至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動物園裡某種被觀看的動物),又由於當地人表達情感上似乎不太會收斂,我們接收到了無數真誠且溫暖的問候,也很驚訝於他們知道我們說「Chinese」之後,很順口的就冒出「你好~」。另外,當地的官方語言為馬達加斯加語和法語,依照當地人會說的語言和流利程度,可以分辨出其社會階級以及教育程度,初等教育或是甚至沒有接受過教育的人只會說馬達加斯加語,受過中等教育的人會學到法文,而家庭環境較好有辦法念到高等教育的人則才會學習英文。我們在當地主要都是使用法文溝通,有時候當我說出法文,還會嚇到他們。(好險我有考過法檢 A1 哈哈~)



城市裡的治安並不很好,太陽下山之前就會回飯店不敢天黑走在街上(飯 店的服務人員也建議我們早點回去),我們常常拿著手機走在路上拍照,好幾次都被當地的中年婦女以比手畫腳的方式制止並要我們手機收好,或是被書報攤的姊姊提醒要注意包包。最常遇到的情況是當地小孩看到我們就會伸手,並喊著「bonbon~ (法文糖果的意思,不是要錢)」,若是我們不理會,就會變得有一點生氣並且不友善,有些坐在路邊的流浪漢也是。雖然好多人很嚴厲的提醒,害我們前幾天都腎上腺素隨時戒備著,但一路上都沒有遇到不好的事情,反而是被很友善且熱情的對待了好幾回。我認為當地的人是極為單純可愛的,很多事情的發生我想都是因為情況所逼。不過路邊倒是真的常常有販賣二手手機的小販,以傳統按鍵式為主,無線網路也不普遍,主要是使用網卡。



當地的生活極為簡單,所有事物的出現僅僅是為了滿足人類最基礎的需求。而最明顯的環境氛圍是貧窮。主要的街道是修繕過極為平坦好走的型態,但其他皆是最原始的黃褐色泥土乾涸後凹凸不平的道路,車子駛過所揚起的塵土以及其所排放的廢氣常常使我們咳嗽不已,就好像吸進無數二手菸,卻又擔心太過顯眼怪異不敢一直帶著口罩(當初準備是因為害怕傳染疾病)。大部分的街道上都沒有任何交通號誌,大家都是憑著默契和感覺在行駛,卻也意外的和諧和安靜(不像越南每一刻都在按喇八)。至於交通工具有汽車、腳踏車和took-took(一種沒有門的黃色電動小車),較為長途的話可以搭乘小型公車或是國內航班,而當地人最經常使用的則是自己的雙腳。



傳統的住所是用深咖啡色木頭簡單搭建起來的小屋,歪歪斜斜看似不很牢固,從門口就可以看完整個空間,沒有額外不必要的擺飾,這樣的房子隨處可見,或是參雜在水泥磚頭搭建起來的民宿飯店和餐廳商店之間,甚至會有一些廢墟或是散落的磚頭和黃褐色泥土等混在其中,整體來說是雜亂無章的,也可以就此看見他們的貧窮。不曉得是不是有人有一些錢心血來潮,就隨意在某個空地蓋起房子,接連好幾個之後就成了現在所見的情況。但路邊仍然有許許多多無家可歸的人,甚至有小寶寶直接在垃圾堆旁玩耍爬行,儘管他們的臉上經常都是笑容滿面的,整體氣氛也是歡樂熱鬧的,卻依舊讓我們觀者不忍直視。(我想他們也沒有良好的垃圾處理系統。)



水電的部分,據說首都大約 80%的家庭是有電的,因此有電燈可以照明,但水的話只有30%的普及率,用頭頂著桶子到戶外的井邊、溪邊打水的人很多,又由於缺乏完好的水資源處理過濾系統,連當地人飲用的水也皆是瓶裝水。第一天晚上我們訂的三星飯店最後發現也沒有水可以用,有時候有水但卻沒有熱水(當地早晚溫差極大,太陽下山之後的氣溫有時不到十度),整趟旅程最高紀錄是三天沒有洗澡。另外,馬達加斯加的空氣始終瀰漫著燒煤炭的味道,聞久了其實很令人安心,香香的。



在馬達加斯加主要的人種是馬達加斯加人,他們的膚色比較偏咖啡色,和非洲大陸上的黑人比較不一樣,似乎跟遠祖時期來到此塊陸地的祖先有關,有說法是來自印尼、印度和阿拉伯的人種。宗教和飲食習慣也深受東南亞等的影響,以米食為主(長硬型的米),牛肉也是普遍的食物,當地的牛是一種背後有一個大大的瘤的品種,叫做瘤牛(zebu),來自於印度。另外,也有不少法國人,我想是因為殖民的因素,因此當地有許多法式餐廳,這也是我們觀光時主 要的用餐選擇,基於衛生的考量,價位上也不昂貴(當地的貨幣單位為阿里阿里)。當地的蚊子其實並不多,我想是因為氣候較為乾燥的關係,僅有夜晚才比較需要注意避免被叮咬(我們都有服用瘧疾藥)。不過蒼蠅倒是隨處可見,不論是在路邊的攤販、市場賣魚賣肉的攤販或是比較簡單的小餐館的桌子和食物旁,都有密密麻麻的小黑點在飛舞,對於當地人來說是可以視而不見的,但我們實在沒有辦法接受,就連在飯店的餐廳吃飯,雙手都要隨時注意揮趕。


觀光景點的部分,我們最大的重點即是前往穆隆達瓦看猴麵包樹(baoba)。猴麵包樹被譽為非洲旅行者的「生命之樹」,因為這種古老的樹種最大的特色是耐旱,雨季時根系大量吸收水分,儲存於粗大的樹幹,到了旱季,猴麵包樹會將葉片脫落減少水分蒸發。(他並不如《小王子》裡面所述,是壞的植物。)到了果實成熟的時候,猴子和大象都很喜歡,所以得名猴麵包樹。其主要分布在非洲、地中海、大西洋和印度洋的海島上,全世界有猴麵包樹8種。雖然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猴麵包樹,但是在馬達加斯加的猴麵包樹種類最齊全,而穆隆達瓦地區也是為數不多可以看到成片猴麵包樹林的地方。另外,我們也嚐到猴麵包樹汁以及猴麵包樹果實,果肉是淺黃色的,口感像是烘乾了的蔬果,很酸。



最後,前往志工服務的島 Nosy Komba,我們需要先搭乘國內航班飛至諾希貝島(Nosy be),再搭小船過去。諾西貝島是一個觀光蠻興盛的島嶼,許多西方人會到那邊度假,陽光、沙灘、大海,同時也有雨林等景觀。這裡的生活和馬達加斯加本島的城市的步調不太一樣,可能因為遊客多了一些,發展又更好一些。至於 Nosy Komba,他本身的特點在於其生物的多樣性和特殊性,這個島不大且並未生產任何東西,所有的資源都需要藉由小船從諾希貝島運送過去,像是食材、水、家用品等,而且這裡沒有任何陸地上的交通工具,所有想要到達之處都需要藉由雙腳。啊,另外,我們並未看到電影《馬達加斯加》那樣的場景,應該說,這裡其實並沒有大型動物,像是大象、長頸鹿和老虎,他們主要是在非洲大陸上。馬達加斯加的物種多為爬蟲類,像是蜥蜴、壁虎、蛇、變色龍和鱷魚等,還有鳥類和狐猴,諾希貝島在馬達加斯加語的意思即為狐猴島。



Nosy Komba 周圍有很多小小的海灘和珊瑚礁岸,中央的地形則為雨林和山地丘陵,MRCI 的 camp 以其中一個沙灘為基地向後擴展,志工們住在小木屋 裡,建材則多是使用回收的寶特瓶和垃圾製成的 eco bricks(塑膠垃圾洗淨晾乾後,將垃圾塞進寶特瓶內壓緊所製程的)。所有項目的志工(大約 50-70 人)都住在一起,每天晚上六點吃完晚餐後會統一宣布小白板上各個項目隔天的工作內容,若是有空閑的時間也可以加入其他項目,分別有森林保育(Forest Conservation)、海洋保育(Marine Conservation)、海龜保育(Turtle Conservation)、社區服務(Community)的建設(Construction)以及教學 (Teaching)。



志工們大多數來自於歐美國家,尤其是英國和加拿大,而年齡主要落在 18- 25 歲,很多人都是在畢業之後的 gap year 來的。另外,也有少數 30、40 歲的志工,多數為學校老師趁著暑假期間來此。我們抵達的時候在那邊的亞洲人只有另外兩個中國人。每個志工都可以選擇自己想要待的時間長度和抵達時間,因此每週一和週五都會分別有人抵達和離開。



營區唯一的不方便即是沒有插座供志工使用,燈光等設備也並不齊全,因此大部分的人手機都是沒電的,休息時間通常是跳進海裡玩耍、曬日光浴或是看書和交流學習。而洗澡的話只有冷水,大家都會趁著有太陽的時候洗澡,頭髮就是風乾而已。六點太陽下山過後行走皆需帶著頭燈,通常大家八點左右會陸續就寢,隔日大約四點廚房養的公雞會開始啼叫以及五點多太陽升起就是最好的鬧鐘。生活之規律就像俗諺所說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Forest]

    7/17
  • 9:30 Species games
  • 10:30 Forest talk
  • 12:00 Lunch
  • 13:00 Leave for forest (overnight walk)
    7/18
  • 6:00 Back to the Camp 10:30 Meet at Lemur Park 12:00 Lunch
  • 13:00 Provisional Data 14:00 Bamboo straws 15:00 Species study
  • 16:30 Quize
    7/22
  • 8:00 Lemur pee collection
  • 9:30 Eco bricks
  • 10:30 Species games
  • 12:00 Lunch
  • 13:30 Water plants at turtle beach 15:00 T4 forest walk
    7/24
  • 8:30 Bamboo collection
  • 10:30 Personal Species study
  • 12:00 Lunch
  • 14:00 Forest talk
  • 15:30 Provisional Data
  • 18:00 Dinner
  • 18:40 Leave for nightwalk(wild species)


以上是我們 forest program 幾天的工作內容的行事曆,森林保育主要的工作內容是物種的研究和保育,七月的研究主軸是爬蟲類(壁虎和變色龍),八月則是鳥類和蛇。我們會爬很多條新的舊的路線,在各種不同的時間點和氣候,並觀察、指認和紀錄所經過的地區看到的物種(當地的物種幾乎都是其他地區沒有的),以確認其數量和種類是否維持或是減少。這部分最重要的即是「指認」,也因此我們平時會花很多時間學習和記憶背誦考試。另外,我們也會觀察狐猴的行為,分別至人造觀光用的狐猴公園以及野生保育區,在一定的時間長度內觀察狐猴的行為表現並且記錄比較其差異性,還有搜集其尿液並檢驗其成分狀態。還有一些每個項目都會需要做的工作為前述所提的 eco bricks、bamboo straws(森林的志工會負責去砍竹子,並帶回營區讓其他人可以用砂紙將竹子磨光滑,作為吸管供當地店家使用)或是幫海龜保育的志工在海灘附近種植的棲 地植物澆水(各個海灘間都有好幾座小山丘要翻越)。


至於其他 program 的主要工作大致如下,海洋保育每天早上都會下水浮淺,辨認各式海洋生物;海龜保育則是聚焦於海龜的部分,並幫他們維護和建造棲地;社區服務的建設主要是幫當地社區居民建造垃圾回收系統以及搬運磚頭建造學校和廁所;至於教學的部分則包含環境保護常識的教授、當地學童的英文教育以及成人的英文會話。


實際服務的過程當中,其實每樣工作都不會太過於勞累和辛苦,最累的大概就是山路很陡很長,每一天的行程也不是很滿,有很多空閒的時間,整體來講有一點點像是旅遊志工(tourist volunteer),是否有很大的實質幫助我並不曉得,而其他志工去的目的也不太相同。我認為當地機構在整個工作內容上可以再更嚴謹和密集一些,staff 的品質和管理也可以再更提升。不過,總歸來講,這仍舊是一次非常棒、非常難得的經驗,我因此成長了非常多、視野也更佳開闊,同時,我對於「國際志工」也有更多的反思和想法。




相關網站